关于我们 About
中国农村居民养老现状分析
来源: 点击:0 时间:2016-04-29
    中国 60 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近 1.44 亿,其中近六成分布在农村。我国现如今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快、数字规模大"阶段,二元经济体制的长期存在,使得城乡之间无论在整体生活水平还是精神文化条件上均存在较大差异。
 
   一、中国农村家庭养老
  家庭养老作为中国最古老持续时间最久的养老方式,其基本伦理逻辑可表述为某一家族中的老人其衣、食、住、行生活各要素均由族中晚辈无偿全责承担。家庭养老得以形成的主要原因是农耕社会主要由家族参与其社会构成,人们都以家族为单位生存与沟通,如此以来,一个家族的执行力与凝聚力是养老的重要保证。因此,家庭养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都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事实上,维持家庭养老的核心要素,是传统道德的制约与规范,是孝文化在中国传统社会传统家族的广泛流传与深入内心。毫不夸张地说,孝文化是家庭养老文化的核心。《礼记》所载:“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孝文化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工业社会的快速发展造成了孝文化在新一代家庭成员中的集体缺失,对此问题本文不作过多讨论,大致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思想多元化发展,儒家思想不再一家独大; (二) 人际关系蜕变孙旭,家庭伦理道德淡薄;(三) 家庭重幼轻老现象日渐突出。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12 日发表《中国老龄事业的发展》白皮书指出,中国 60 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近 1.44 亿,其中近六成分布在农村。我国现如今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快、数字规模大"阶段,二元经济体制的长期存在,使得城乡之间无论在整体生活水平还是精神文化条件上均存在较大差异。在农村整体水平落后于城市的基础上,农村养老问题更不容忽视。固定养老收入缺乏,风险存在可能性较大、应对生活风险能力较差等一系列问题,使得农村养老问题更为刻不容缓。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于如何解决社会养老问题,我们的关注点多集中于客观经济条件上,对于其他方面的因素有所忽视。近年来,随着社会养老问题日益成为公众话题,其他各方面的因素开始被人们重视起来。当下,社会发展趋势迫使家庭养老日渐式微。计划生育作为我过一项基本国策,及时地抑制了中国人口过快增长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也使得我国人口的生育率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然而, 如此以来农村人口的实际结构势必出现了不可避免地变动。农村家庭由以前的“大门大户”逐渐变成了现在的“小庭小院”,每一个家庭单位人口数逐年减少,特别是作为家庭养老关键性因素的青年人口比例骤减,传统农村家庭养老模式日益艰难,家庭现有青壮年养老压力日益增大。“一对农村夫妻往往要赡养四位、六位甚至八位老年人,同时还要抚养一个孩子”的家庭事实,使得物质条件、生活关心及精神慰藉等方面均存在力有未逮的情况。除此以外,城镇化的规模化发展更将这一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向城市发展,大量留守老人独守庭院,家庭“空巢化”现象严重。另一方面,城乡差异日益扩大,久居城市的农村年轻人渐渐不再适应农村生活,对于老人养老无疑是雪上加霜。长此以往,农村家庭养老水平及质量当然大打折扣。
 
    二、中国农村社会养老
  除了家庭养老以外,老年人的基本养老需求(如生活需求、精神需求以及经济需求等)还能够通过社会各路径得到满足,此类养老方式统称社会养老。具体体现为政府出台关于社会养老保险政策和方案以及由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等民间自发创建的养老院等。在众多社会养老方式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老年人的经济来源是否长期稳定并在此基础上较大程度上满足其基本需求。 同家庭养老一样,农村社会养老已经经历过漫长的发展时期。春秋战国时期先是逐渐出现特定于官吏的种种养老措施,此后民间社会养老也逐步发展起来,到汉朝时期日臻完善,由朝廷官方组织的养老以及民间坊中的养老模式构建了当时的整个养老体系。
  论及农村社会养老的社会原因以及内在意义,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第一,农村家庭养老及农村社会养老本为一体之两用,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只有将家庭养老与社会养老相结合,才能最大程度上保证整体农村社会养老的最大覆盖率,才能保证农村养老的全面性完整性,从而根本上减少农村的养老问题;第二,农村社会养老的发展,,不仅可以解决农村日益严重的空巢老人现象,还能推动当地的服务业发展,缓解一定的就业压力,维护当地和谐稳定,在客观上也对于农村现代化的发展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再次,相较于城市居民,农民称得上是弱势群体,无论在养老、医疗等物质水平均存在较大差异,实行农村社会养老则能够直观有效地缓解城乡二元化所衍生的城乡差异问题,保证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均能够享受应当享受的公共资源。
  现今,家庭养老观念和功能的日益削弱、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以及农村大量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事实导致无不使得本就严重的农村养老问题更加雪上加霜。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农村社会养老越来越多的进入公众视野。然而,仅仅依靠原有的社会养老模式,很显然已经不能够满足当代的社会养老需求,近年来,针对农村养老问题我国出台系列政策。自 20 世纪 90 年代初,我国开展实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方面的尝试。然而,大多数地方农民参保意识不强,参保率低迷,缴费档次不高,仅仅依靠老年时得到的养老保险金根本无法满足农民老年的基本生活需要。后来,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在全国得到推广,新农保在一定程度弥补了老农保的部分缺陷,并真正实现了中国社会化养老的开端,但是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它有很多方面仍然亟待完善。参保率不高、基金管理水平低、保值增值难等难题使得近年来社会养老步伐日益艰难。绝大多农民一般只缴纳政策规定的最低费用,政府补发的基础养老金数额也很低,社会养老还停留在概念意义上,缺乏面向全社会并有效解决当前中国养老问题的基础。对于领取新农保基金的农民来说,仅仅依靠有限的新农保养老金来保障晚年生活水平显然是不现实的。除此以外,我国农村社会养老机构正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年底,我国全部养老机构床位只有不到 390 万张,缺口 70 多万张,其中农村缺 55 多万张,我国公有的农村老年福利机构通常只面向五保老人。即使在这有限的机构中,大部分也因财政投入不足、无人维修等问题而严重滞后,设施简陋、功能单一、服务水平较低等成为三大老大难问题。到了,经济条件落后的地区,政府根本没有财力精力顾及敬老院、养老院等基础设施,社会养老更是无从做起。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某些民办养老机构开始在各地流行。虽然此类福利机构较为高档舒适,然而对于相对贫困的农村老年人群而言,其高昂的收费方式令很多老人望而却步,发展趋势已经偏离了实际需要的轨道。

 

· 关于生命之树

公司简介

一线市场

企业文化

· 企业动态

公司新闻

行业时讯

· 配送安装

收货指南

物流配送

· 售后服务

专业客服

如何申请退款

· 购物保证

正品保证

注册协议

隐私保护